瑜玺

长安咕王,基本年更,不是佛系少女,西皮可以留言评论许愿,但是请不要ky。

《(GGAD)雨夜/密林》


盖勒特一边抱紧怀中的人,一边狂奔着大骂Arschloch,怀里那人持续的高热引发身体大量的出汗,再不快点,就会引发脱水和高烧,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那个红头发的麻烦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幻影移行…

这样折腾老人家真的好么…

盖勒特几欲吐血…

如果上天再给他个机会,他一定好好学治疗咒而不是把这些时间全部花在黑魔法和试验上…

“小子,你给我坚持住…”感觉到怀中人不住的扭动,实在是没有力气了的盖勒特半抱着那人,把他放下来任他窝在他怀里乱动,靠在树干上大口的喘气。

那混蛋给这小混蛋吃的什么,看着没几两肉,上手才发现长得那么死沉死沉的…

昏昏沉沉的,阿不思感觉似乎身上那些恶心的触感都消失了,有温热的液体撒落在他的身上,洗去了那些不适和恶心,有什么人温柔的一把抱起他离开了那个令人感到无比屈辱和窒息的地方。

耳边带起风声,那个人紧紧的抱着他,他伏在他的怀里,眼前飘过的是耀眼的金色,如此的令人熟悉和怀念…

“小子…你给我坚持住…”意识模糊中,突然有个熟悉的嗓音突然对他这样说道。

“盖…盖…尔?”叫出那个称呼的一瞬间,其实他自己也愣住了“不是…那个…”

“你…”盖勒特听到那声无意识的呼唤时也是愣住了,他猛的睁大了眼睛,后退了几步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人,却因为眼前的人完全没有力气站立只能靠在他身上,结果还没退完又赶紧回来把人搂好“你叫我什么?!”

“我…”平时精细的大脑被药效折磨着,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灵敏的反应和细密的思考,导致阿不思现在也眨巴着他的蓝眼睛傻站在那里…

“靠…”突然间盖勒特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一把扯过阿不思,抬着人脸就往狠狠的亲了上去…

那人紧紧的搂住阿不思的腰,力度大的人生疼,好似要把他紧紧的扣在怀里似的,腰上的疼痛令他忍不住皱眉,但是那个人好似毫无知觉一般的,就这样搂着他,狠狠的亲吻着,好似在发泄,所有的情绪,以及…思念。

“你…唔…呜…放开我。”男人的亲吻令人熟悉,但是阿不思却觉得令人悲伤而窒息,挣扎着揪着男人的衣领,开口道。

“到了现在,还指望我放开你吗?我的…阿尔。”男人温热的气息拂过他刚刚被狠狠亲吻的唇瓣,有点麻,还有点痒,但是,最令人不敢相信的,还是那个称呼。

阿尔…

有多久,没有人叫过这个名字了,是自从那个对他最重要的女性离开后,还是那份如花般短暂的爱情凋谢后?

“你好像很不专心啊。”那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阿不思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一口咬住了他的耳垂,轻轻的啃噬了起来。

“你…”耳朵上的触感让阿不思有些不适应的皱起了眉头。

“想不起来了么?”男人低沉的笑声环绕在他耳边,阿不思皱着眉微微的撇过头,却还是被那喷出的温热气息弄得不自禁的红了耳朵。

“你…”阿不思被打横抱着,抓住男人的衣服,蓝色的眼睛泛着水雾,他努力的看着男人,但是眼中的世界却一片模糊…

“啪嗒…”

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滴落到脸上,他疑惑的抬头看,却只看到了灰色的天空…

“下雨了…”盖勒特的眉头也在不自觉中皱紧…他的手紧了紧怀中人,找了个方向就走。

雨越下越大,林子已经开始起雾…本该是烟雾缭绕的仙境,但是在这食人的林子中,盖勒特却无心欣赏。

阿不思高热的体温被冰凉的雨水渐渐沁入,体温是渐渐降下来了,但他的脸色依旧是极不正常的红,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如果长时间的让身体内热外冷,不知道会不会把这人的脑子烧坏。

必须要找到一个能够避雨的地方…

盖勒特这样想着,锐利的蓝色眼睛四处的望着…

远处似乎有淡淡的涩味,混杂在草木的味道中,有些不易察觉,但是盖勒特还是决定为怀里的人赌一把…

漆黑的山洞中有火光在跳跃…隐约有人影被映照在洞中的墙壁上…

评论(3)

热度(76)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